您的位置: 首页 >数字报 >

2020后,金交所“灰色地带”拉响警报

2019-09-27 08:31:28 来源:

最近,证大财富暴雷的事情尚未平息,P2P再次被当成了巨大的骗局。互联网金融发展至今,无疑推动了国内投资者教育工作的发展,但也让投资人承受了血淋淋的教育。

然而,还有更大的风险,或许还尚未爆发。

之前听到个数据,说截至去年末,我国金交所总规模已经达到了8000多亿人民币,这些产品,大多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这规模比证大和e租宝这些,大的太多。因为金额巨大,也引起了政府重视,要求盘整。

金交所初衷是盘活存量资产

金融资产交易所(简称“金交所”)是由地方政府(省、市政府)批准设立的综合性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平台,虽达不到上交所这样证监会监管的级别,但是每一个成立都需要省级或计划单列市金融办批准。

金交所受一行三会和当地金融办监管,目标也是致力于为机构投资者和高净值人群提供透明高效的资产对接服务。

根据法律规定,金交所的主要经营范围包括经有关部门批准的金融资产和金融产品登记、交易和结算等。从其最初的定位来看,它是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初衷理应是对于丰富企业融资渠道、盘活市场存量资产发挥积极作用。

金交所+互金,行走于法律灰色地带

现实中,互联网金融发展越来越蓬勃后,金交所+互金在运作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隐藏的较为严重的风险问题。有些机构通过打法律法规擦边球的方式,进行一些高风险的操作。而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投资人却还被蒙在鼓里。

目前,比较普遍、为大家熟知的互联网平台与金交所/中心合作主要有三种形式:

互金巨头收购金交所:

在这块布局最具代表性是:平安旗下陆金所和蚂蚁金服。平安集团2015年9月收购前海金交所,2016年3月收购重庆金交所72.22%股权。2015年末,蚂蚁金服入股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除此外,京东金融、百度金融、网易理财这样的科技公司也与金交所建立过类似的合作,不过截至目前,监管已经将这部分业务封停。

其中,京东“白拿”产品发行不久、便陷入“涉嫌未经核准擅自公开发行证券”及“将各类资产拆分份额化发行”的热议之中,涉嫌触犯《证券法》。随后引发了关于各类金融平台与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合作如何“隔断”的讨论和相关文件的出台。

组建金交中心

除了收购金交所,也有一些机构也在自己组建金交所(中心),有地方平政府平台、金融机构和P2P机构等。

由于38号文的监管,2011年后成立的金交所,都没能够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名称获得工商注册,而是换成了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和股权交易中心等名称。所以,目前新组建的平台都只能叫“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这些通过地方审批备案的金交所,其实只占整个行业的很小一部分,此前,媒体报道显示,通过查询天眼查APP,带有“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字样的公司多达9700多家。

代销金交所/中心产品

除以上两种模式以外,目前互金平台和金交所合作最主流的做法还是销售金交所产品。金交所被互金行业视为“限额”后一大利器,甚至有很多平台绕道金交所实现合规。比如某P2P小贷公司想要赚大钱,想从事大额借款却没有资质,就可以将产品A放在金交所平台,再将金交所的产品A放在自己的平台上募资。这个模式下,大额的借款项目只是在金交中心的通道里走了一圈,最后还是通过P2P平台的用户融到了钱。

国家出台了针对P2P行业的金融法规正式因为它风险过大,而P2P此举操作,已经视法规于不顾。有些P2P平台甚至成立自己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实,本质就是想要绕开法规。

而令人担心的是,大部分销售金交所产品的平台,对产品的底层资产,即借款企业描述得并不清楚,投资人并不能了解到到底是谁在借钱。

金交所+互金,风险已经频频暴露

很多互金产品中,都可见与金交所合作的影子。一些金交所底层资产的披露程度不高,很多借款企业和平台钻漏洞将不良资产包装成理财产品,这种趋势在近年来愈演愈烈。有人说,金交所有些投资标的,可能比P2P本身的质量还要差一点。

图:部分金交所+互金产品

2018年7月中旬,意隆财富踩雷涉及到的金交所包括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等。这些金交所平台至少为意隆财富及其关联企业的数十个资产包充当了通道。据意隆财富投资者反映,其所掌握的246名投资人资料显示,每位投资人的投资金额从50万元到2000万元不等,投资金额总计达3亿元。

2018年11月,“2017黔南特旅1号-古韵布依特色旅游区建设”项目逾期。据相关媒体报道,彼时,合计违约金额为3943万元。该产品融资方贵州独山喀斯特生态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为独山县国资委独资企业,资产主要来自于政府出让或划拨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另外,2018年多家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还卷入东方金钰(600086)(600086.SH)、ST冠福、中弘退等多家上市公司债务危机,并出现产品逾期问题。

 

从金交所+互金暴雷

看金融的本质是什么?

金交所和互金的运作模式中,除去第一种“互金巨头收购金交所”模式已经被监管叫停以外,另外两种模式中,很多现存业务都是为“资金池”背书,其中的风险隔离如同虚设,对合格投资人的界定也不明晰,风险已经频频爆发。

随着地方金交所整顿的开始,这些有毒资产,将面临着更大的风险。

不仅仅是风险问题,金交所和P2P已经把金融市场搅乱,频频的暴雷和违约事件会大大摧毁投资人的信心,而金融的本质,是建立在诚信基础之上的。信用缺失,会导致金融市场的畸形发展。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还是有一些创新、合规的金融机构,例如好买财富、诺亚财富、天天基金,包括一些券商、银行的财富管理机构等,依然坚守着道德底线,坚持不做资金池,也不进行期限错配,将风险完全隔离开。

以天天基金、好买基金等为代表的代销机构,其代销基金数量可以达到3500只以上。天天基金上半年的基金销售额达3090亿,相当于上半年每天卖出17亿。如果说它是通过资金池来运作,那后果不敢想象;而在前阵子被卷入“承兴”事件的诺亚财富,也因为每个产品风险隔离,公司正常运作未受到影响。

但是,这样的优秀企业在当下市场中却更加难以生存。大部分理财机构都想着要钻法律空子的时候,很难独善其身。

但是,真金不怕火炼。而时间才会告诉我们什么才是金融市场应该朝向的方向。时间也会出清市场坏的参与者,留下真正诚信做事、符合监管、合规运营的财富管理机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Copyright 泉州广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